欢迎来到澳门新葡亰平台合法吗-娱乐场手机版有限公司

明星八卦

MM关于性的描述

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19-12-31 21:56 浏览量:82

我的关于性的回忆首先说明,我是女生,而且还是在相当纯洁的环境下健康成长起来的女生。以下这些事,都是本人成长过程中的真实经历。想着好玩,数数还不少,就发上来让6park各位一乐,毕竟关于性的东西是谁都会感兴趣。不过,阿弥陀佛菠萝蜜,希望这里没人认识我。认识我的人见了我千万不要跟我提,拜托拜托。[ 1 ]小时候大家都还没有性的观念。那时我最喜欢的游乐项目之一就是,坐在我家楼下的车棚的铁栏杆上,一边看院子里的毛孩子踢球,一边和小朋友一起讲故事。随着大家讲的故事逐渐增多,我们发现,只要讲关于给女孩脱衣服的故事,自己就会感到莫名兴奋。于是逐渐,故事的套路就变成了:我:然后,他们把小红绑架了,慢慢开始脱她的衣服……朋友:脱慢点脱慢点,一件一件脱。我:嗯,先脱她的外套,然后……但是大家毕竟都小,不知道脱了衣服之后的人有什么用。而那时每逢宣传抗日,我们总会听老师讲731细菌部队的故事,里面描述日军如何残忍解剖人体。于是我们的故事总以一句“脱完衣服,他们把她解剖了”草草结尾。大家觉得不尽兴,却也说不出来哪儿不对,有一种期待落空的空虚感。[ 2 ]想当年,老爸也是一个热血好男儿哦。热血男儿当然免不了办一些背着老婆大人顶风作案自己暗爽的事情——别误会,我的老爸还是很正直地。他唯一的罪名,就是趁我妈不在的时候,教我画简笔裸女图。这个裸女图我画得可顺手了,不知道当年我无知者无畏地画在了多少东西上,寒。[ 3 ]在幼儿园的时候,我摸索出了自慰的方法。当时不知道自慰这回事,只知道把双腿夹紧感觉很舒服,如果伸手到下面去扳着用力,就会更舒服,会全身紧张大口喘气,最后会突然松懈下来,感觉自己下面感觉一跳一跳的。然后我就迷上这个东西了,每次幼儿园午睡,我睡不着,就进行这种活动。有一次老师发现我不好好睡觉,在床上翻腾,还罚我不许起床,罪过啊。后来一天我在家里翻腾的时候被老爸看到了。老爸乐滋滋地为我这种活动起了个名字叫“扳P功”。很多年以后我回想起来,不禁庐山瀑布汗。不过从那时候起,我“练功”的时候就注意避着父母了。[ 4 ]因为我妈妈是医生,所以家里书架上摆着很多很多厚重的医书,比如《小儿科学》、《内科学》等。当时我别的书不看,只盯一本——《妇产科学》。而且我特别喜欢看图,连带着看字。那时的医疗技术还不发达,判断胎位还需要用手触诊,我一看那几幅手触在女体上的简笔画就有“练功”冲动,于是每次都带着书在床上翻腾。小孩儿看这种书的坏处是,我总怀疑自己得了什么什么病。比如有一段时期我很担心自己将来生的孩子是无脑儿葡萄胎脊柱裂,或者自己生孩子的时候胎位不正引起大出血什么的。咳,扯远啦。总之,这种书还是成功地帮我做好了早期性教育的,我什么知识都具备了。[ 5 ]小时候正流行“脑筋急转弯”,我爸我妈帮我买了几本急转弯的书。估计那书有些思想不良,里面总有擦边球的内容。其中有一道题是:“什么活动上面快乐,下面痛苦,上面用力,下面流血?”当时我和来我家玩的朋友都纯洁得不行,因为这道题的插图是一个人在用力钓鱼,所以我们异口同声回答“钓鱼”,答案也的确是钓鱼。我们都觉得这题非常无聊。[ 6 ]女孩子都喜欢玩洋娃娃,我妈妈就给我买了一个跟芭比娃娃类似的娃娃。我在玩的过程中,发现能让我精神为之一振的玩法就是给它脱衣服。但是脱了衣服之后,我面对着光溜溜的塑料身体,也不知道要怎么做,于是又是一阵期待落空的空虚感。过了些时候,我发现好像我缺个男娃娃。但市面上卖的男娃娃那叫一个难看,所以我始终也没有买。后来我的表妹迷上了玩娃娃,她家男女娃娃都有,我就得意地去她那儿玩。但是脱了男娃娃衣服之后,我面对着光溜溜的塑料身体,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空虚感再度降临……[ 7 ]有一天我正在楼下玩耍,突然有个不认识的怪叔叔走过来,问我有没有看见他家的孩子。我说没看见,他就很着急地要拉我一起去找。我好心地跟他走了。来到拐角阴暗处,他转过身面向我,说我脸上有个脏东西叔叔帮忙弄掉,然后就弯下腰跟我kiss。我当时什么也不懂,只觉得湿湿的很恶心,于是想方设法找了个借口溜了。后来发现院子里一同玩耍的小朋友也都非常讨厌那个怪叔叔,估计大家都被他占过便宜了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只敢在楼下聊天的家长们附近玩。[ 8 ]某天,小学班上的男生教了我几句粗话和粗手势,现在我别的都忘了,就记得把右手拇指放在左手的攥拳里,这个动作叫“JJ穿P眼”。我虽然不理解这个短语的意思,不过我还是有模有样地把这些粗手势传授给了别的男生。他们搞混了,我还一板一眼地纠正:“不对不对,这样不是JJ穿P眼,这样才是。”寒啊寒,希望没人记得……[ 9 ]我再度前往表妹家玩娃娃。因为这时候稍微大了点儿,所以我玩得就更加切入要点了一些。我把男女娃娃都脱光,然后举着男娃娃的手去摸女娃娃的下面,暗爽。表妹也玩得很爽,估计这是她第一次接触这种YY活动吧。后来表妹又缠着我要玩娃娃的YY。但是我有了自觉,后怕了,觉得自己没尽到做姐姐的好责任,于是说什么都不跟她玩这种游戏了。[ 10 ]我看到小学同学的裤子后面沾了一些絮状脏物,好像那时黑板擦掉的毛毛一样的东西,他自己还没发现。我就想要提醒他。我斟酌了很久,心想怎么才能不让他误会,说出来的话却成了“某某,你的屁股后面有毛”。这句话不幸被同桌听到了,于是我和这个同学遭到严重耻笑。呜,好同学啊我真是对不起你。[ 11 ]我第一次接触色情刊物,是在一个路边的报刊亭。我正在等人,于是就扫视着报刊亭玻璃窗上张挂着的一本本杂志。我的目光突然被某本杂志吸引了,至今我还记得它封面上节选的这句话:“噫,这喜人的奶子,我要先吃老的,再吃嫩的……”我还想继续看下去,不料报刊亭主伸出黑手,把这本杂志撤了下去,摆上了一本车的杂志补缺。我很不甘心地等了半天,始终没见那本杂志回来,最终悻悻离去。[ 12 ]有一天,我跟表姐和表妹在一个街边小公园玩,突然有一个怪叔叔站在镂空的花雕墙对面冲我们诡异地招手。我们犹豫地走了过去,却发现他掏出自己的JJ放在墙的镂空处,还一直说着“别害怕过来摸摸”等话。我二话没说转头就走。我表姐还是表妹发出了一声表示恶心的惊叹,不过也跟着我走了。后来我们几个都对这个事件非常不爽,但又不好向家长描述,只说碰到了一个怪人,说得大人云里雾里的。我最后实在忍不住,告诉我妈说,我们遇到了一个叔叔,他突然把他的阴茎拿出来,等等。然后我妈告诉其他几个云里雾里的家长,说这些孩子碰到了个臭流氓。后来我总觉得可惜,当时应该当场弯腰捡把土撒在他那东西上。而且我甚至没看清那玩意儿什么样子,在我已经扭曲的回忆中,它好像是……绿的……???[ 13 ]想当年,我看到一幅名画解说是“……某某某被残暴的国王脱光衣服关在牢里,于是神就让某某某的头发长得特别长,保住了贞操”。我去问我妈,什么是贞操。我妈说,贞操就是贞节。我又问那什么是贞节,她说就是贞操。我寒,于是去查辞典。结果辞典也是在贞操贞节两个词之间无限循环,我最终郁闷地放弃。后来我发现父母书架的最顶层,包着书皮的书都是什么《性与爱》《女性的身体》之类的,便如获至宝地拿来读,还忘了放回去。我妈发现了,便把那些书的书皮全都拆了,说反正你也大了,你随便读吧。多么强悍的母亲大人,弄得我反倒不好意思了。不过书我还是照读不误。可惜里面的内容非常科学,激情戏也很少,我不禁又感到了那种期待落空的空虚。再后来,我妈买了本书叫《心理医生》。我别的不看,专对里面的偷窥癖、暴露癖、强 J倾向等内容无限YY。[ 14 ]我妈有天突然很严肃地对我说,有些人喜欢肛门性交,这种做法不可取,因为容易造成肛裂等等。当时听得我那叫一个尴尬,立刻以非常反感的语气说知道了知道了你干嘛跟我说这个。后来想想,应该没几个人是从父母那里了解到后庭xx的概念的吧……说到这个,我小学语文课讲诗,还给大家讲的是那首“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《后庭花》”,还非常认真,完全没想歪。哎呀呀,当年我真是纯洁死了。[ 15 ]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“那个”来了。我妈很严肃地告诉我这是月经,我对这个术语很尴尬。后来跟朋友一打听,大家都叫它“来例假”。刚开始垫卫生棉的日子,觉得下面厚厚的,总感觉世界上每个人都知道我来了那个一样。[ 16 ]我小学六年级是“三道杠”。有一次参加大队会议,正值盛夏,我们的大队辅导员穿着无袖衫,肆无忌惮地伸了个懒腰。到现在我对这位大队辅导员印象最深的,就是她的尖嗓门,以及她的腋毛。[ 17 ]我初中的男同桌问我:“为什么每个女生身后都有几条细带子?”我不知该如何回答,同时鄙视我们中学的透视效果很好的夏装上衣。后来听说这位同桌彻底堕落,专门挑H漫看,还喜欢跟人描述H漫多好多好——这孩子算是毁了。[ 18 ]我试过给自己剃毛,用的是我爸的剃须刀。当时我不知道白虎什么的,只觉得那些毛长出来很难看。剃了之后扎扎的,而且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很扎,让我走路都别扭。我很后悔,就盼望着它赶快长好,并发誓以后再也不做这种傻事了。[ 19 ]《泰坦尼克号》放映,我跟我妈去电影院看了两遍,我愣没发觉杰克和露丝在车里雾气蒸腾是在干什么。直到后来,我妈给我买了《泰坦尼克号》的书。写到车内情节的时候,有“露丝感觉到杰克那把爱的利剑深深插入自己体内”这么一句。我读了N遍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俩是在xx。[ 20 ]某天晚上我听到客厅传来呻吟声。大家都知道这是啥吧。我当时隐隐约约知道是这种事,但是听到那种声音后,我觉得非常难受。一点都不夸张,非常难受,根本没有色文里描写的什么兴趣大涨跑过去偷窥之类的。我拼命用被子捂着头,努力想睡觉,但就是睡不着,那一点点的声音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。很久之后想想,看来父母的床上生活应该是很和谐的。放心了……[ 21 ]后来的发展就跟各位没有两样了:我接触了网络,发现了从文章到图片到影视等一系列传播媒介。不过因为我有丰富的正统知识打底,我可以以情趣角度去欣赏这些东西,却不会被误导。自己还是很骄傲地~顺便一提,我读的第一篇色文是《恶戏》。还有,我认识的第一个有经验的同龄朋友,在寝室里熄灯后给我们描述她和她男友的xx有多神圣多美好,她高中的时候经常翘课去跟他做,听得我们几个无言以对。而我的母亲大人依然保持着她的强悍。我几个月前总看到6park这里有人讨论处女好坏,于是我就去问她对婚前性行为看法如何。我是很羞涩地问的,就是想听她说个“支持”或者“不支持”。我妈说,她不反对,但是前提是两个人要了解深了,打算结婚了,因为如果等到婚后才发现一方有性功能障碍就来不及了;不过贞操还是要保的,因为男的都有私心,大部分人心底还是在意这个。讲得是有理有据深入浅出,我作为听众反倒有些尴尬……就是这样。嗯……希望大家看得还算开心 ^_^

图片 1

大约七八岁很小的时候,我特别喜欢那种女孩子喜欢的娃娃发夹什么的,那时候爸爸在北京工作,一年回家很少,记得有一次他从北京回来给我带了很多东西,但是最喜欢的是那个穿起来像小公主的衬衫,胸襟缀满了蕾丝花边,我当时高兴的简直想跳起来,因为当时周围的小朋友没有这么漂亮的衣服,然后就放在沙发上去玩了。因为爸爸回来了所以亲戚来家里做客,有个比我小三岁的表妹也来了。

等我玩够了回家时候,发现衣服不见了。我当时哭的很惨,跟我爸我妈闹,非要那件衣服,但那是在北京买的,根本就不可能再买。我哭了很久,后来也放弃了。

然后第二天去叔叔家玩,在表妹的房间里,看见了那件衣服。我气冲冲的拿着衣服在表妹没看见我的时候就回家了,我跟妈妈说了以后,她却让我把衣服还给表妹,我当时又哭了。记不清妈妈说了什么,她就一直哄我,说什么让我爸再给我买很多一样的衣服,这一件就送给表妹。因为我拿衣服回来之后,表妹跟叔叔他们都知道了。

后来,那件衣服就归表妹了,不是我给的而是妈妈给她的。除了我妈说的话,其他都记得很清楚。

那个画面我还记得。我在表妹房间看到我的衣服的那个场景,我现在都记得。

我不知道你是否有过这样的时刻,那么一瞬间,就像是你精心经营的很久的东西,还没有成形,就被别人踩了一脚。

那么,如果那个踩的人还是你很信任、毫无防备地给她踩的机会的人呢?

你曾经不是个很坚强的人,每个人最初都有一个柔软的内心。

有些人与事像是进入蚌的沙粒,虽然想把它挤掉融掉忘掉,但是日积月累柔软的肉无能为力。

幸好那时候你们都还小,可以把事情归结为年幼无知犯的错。可在你长大以后,却再也不能这样狡辩逃避了。

你以为拆穿了就做不成朋友了吗?

其实你不拆穿也做不成朋友了。

但是我很抱歉目前我找不到哪种方法能彻底解决你的难过,我也不想给你灌鸡汤。

但是如果你想要减轻伤害,就做到

1、能伤害你的只能是你在乎的人

2、把在乎的人变不在乎

做不到的话

就和那个你不舍得放弃的人说清楚,然后继续爱她。

对于伤害别人的人来说,你能伤害的只有爱你的人,只有在乎你的人。所以很多伤害是无法恢复的。你今天以为你伤害的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,一个活该被你伤害的人,一个不值得同情的人。当你有一天醒悟过来想要拾起他们的时候,已经只剩残缺的灵魂或者躯壳了。

所以你有本事就一辈子别回头,一辈子这么横冲直撞地任性。

栏目热搜词

关于我们

网址: http://www.rhinebeckcfc.com